首页 > 手机资讯 > iPhone 5S和廉价版苹果手机神秘现身富士康
2013
07-20

iPhone 5S和廉价版苹果手机神秘现身富士康

郭台铭短期离不开苹果

王永强

尽管安保措施一直是“特级”,但有关苹果公司下一代智能手机新品的消息还是越来越多。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独家获悉,在鸿海(2317.TW,大陆俗称“富士康”)郑州园区,7月中旬起,两款内部代号为fisker及zagato的新品已经开始小批量产。

种种迹象表明,fisker就是廉价版iPhone,采用塑料外壳,有5种颜色;而zagato则是iPhone5S。有别于此前iPhone仅有黑、白两种颜色,iPhone5S极可能是金、银、灰三种颜色。

这既打破了此前苹果公司将把廉价版iPhone订单悉数交由和硕(4938.TW)生产的传言,也同时力证,富士康和苹果公司尽管彼此都在加大力度,以降低对对方的依赖,但多年合作之下,一方对于另一方的重要战略意义,短期内无法改变。

苹果“变脸”

2012年秋,三星[微博]以更多机型、更快新品推广速度超越苹果公司,成为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新“领头羊”,这之后,苹果公司如何接招尤为引人关注。

在新一代苹果手机产品推出之前,外界所能关注到的是,苹果和三星一方面大打“专利战”;另一方面,苹果公司加快了建设更为丰富供应链的步伐。

来自台湾媒体的消息显示,在CEO蒂姆·库克的主导下,苹果公司日前与台积电签署了处理器芯片代工协议,台积电将会为苹果生产下一代 20纳米 工艺的A系列芯片,新款芯片将用于苹果公司的2014年产品,从明年初开始量产。此前,三星一直是苹果最主要的芯片供应商。

台积电已从7月开始,使用20纳米工艺小批量生产苹果A8处理器,以便在年底投入量产。这是继代工订单、液晶显示屏之后,苹果加速摆脱供应商一家独大局面策略的延伸。

早先的调整显示,代工业务层面,置富士康的感受于不顾,苹果加大了与和硕的合作,将廉价iPhone订单交予和硕;而液晶屏业务层面,苹果加大了对于夏普、LG等的采购,以减少对于三星面板的依赖。

供应链调整之外,苹果公司的产品策略也有变化。

“廉价版本配置不清楚,但iPhone5S内存增大,处理速度加强,WiFi信号加强,MENU键功能性加强,使用流畅性加强,唯一不变的就是外形与尺寸。但如今也有金色、银色、灰色三种颜色选择,没有黑色和白色。”富士康郑州园区不愿具名的基层产线管理人员告诉记者。

另一不愿具名的产线知情人士则透露,iPhone5S新品亦将支持中移动3G,联通、电信、移动三网通吃。

  郭台铭“吹牛”

尽管只是苹果公司新品订单的小批量产,但鸿海董事长兼总裁郭台铭总算可以稍微长出一口气。

鸿海财报显示,2013年1~4月,鸿海每月营收同比增幅均为负值;经过多方“开源”抢订单,五六两月鸿海实现了营收同比增长,月营收额终于站稳了3000亿新台币的关口,两月增幅分别为2.07%、4.98%。

6月下旬的股东大会上,郭台铭表态称,鸿海2013年增幅目标仍为15%。彼时,外界尚无法判断郭台铭的底气来自何处。毕竟,根据鸿海财报,2013年上半年,鸿海净营收仅为17058.37亿新台币,较2012年同期的18932.03亿新台币减少9.90%;鸿海股票被不断抛售,股价自2012年底100新台币跌去约30%,一度下探至70新台币。

而简单估算即可知,由于1~6月份业绩挖下了大“坑”,要完成年增15%的目标,7~12月,鸿海需完成27853.67亿新台币的净营收;这较2012年同期20121.92亿新台币的增幅高出约38.42%。

这还意味着,2013年下半年,鸿海月均需要完成4642.28亿新台币的营收额,这几乎是富士康的“不可承受之重”。

财报显示,2012年12月,鸿海曾达成过3609.44亿新台币的月营收最高纪录。历史上,月营收过3500亿新台币的月份,鸿海仅有两次:2012年11月和12月,且所超额度不大。

当然,郭台铭“吹牛”鼓舞士气情有可原。2010年下半年,郭台铭曾表示,富士康要实现“3年100万台机器人(47.880,-1.32,-2.68%)”,但目前,富士康产线使用的机器人(主要是机械手)仅有数万台;而即便是业绩创下最高点的2012年,鸿海也未曾实现年增15%的目标,营收同比增幅仅为13.11%。

  招工节奏

但受惠于苹果订单的“复苏”,富士康郑州园区已经适度加快了招工进度。

前述不愿具名的富士康员工表示,上半年,因订单不旺,厂区员工加班时段较少,因此,多数人收入相比2012年有明显下滑。而郑州园区目下整体约21万人,也较2012年高峰期的30万人有不小差距。

这一消息得到了当地代理招聘的中介的确认,但来自富士康郑州园区工人的声音认为,招聘力度并不大,显示订单需求短期内并不强劲。

“大概每10人中能进4人的比例,表明此次招聘相当严格。”不愿具名的富士康郑州园区员工说,为了保证招聘质量,此前18岁即可参与招工的年龄门槛也被提高到22岁。

“此前郑州园区的大干快上导致了年初大量苹果产品被退货,不良率过高;郭总裁(指郭台铭)也痛下杀手,连续撤换了几位核心高管,并在园区推行整顿举措,下大力气提高产品质量。”曾告诉记者鸿海遭遇苹果退货危机的知情人士说,有鉴于此,富士康也不得不适度放缓产能提速节奏。

同时,在富士康郑州园区工人广泛参与的论坛上,“大招”何时开始的消息也屡屡被询问。

所谓“大招”,即在订单需求旺季,富士康为了尽快交单,会适度放宽招聘标准,包括“忽略”主动离职员工返回富士康工作的时间限制等,以短期内招聘大批产线工人。

对郭台铭来说,更大的好消息是,原本由鸿海与和硕共同组装的iPad mini 2,7月17日有传言称将由鸿海独家抢下代工订单——和硕廉价iPhone订单的扩产计划未全部实现,苹果公司对廉价iPhone的发售持乐观态度,导致其调整供应链。

受此影响,7月17日,和硕股价跌停,全天成交量高达2.56万手,但截至收盘仍有6287手卖出委托未能成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