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互联网资讯 > 评论:Google Reader之死是社交新闻的胜利
2013
03-17

评论:Google Reader之死是社交新闻的胜利

Google Reader令很多媒体人士痛心不已

  导语:美国科技博客GigaOM周五发表署名马修·伊格拉姆(Mathew Ingram)的文章称,虽然谷歌宣布关闭RSS订阅服务Google Reader令很多媒体人士痛心不已,但这却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社交新闻的崛起。后者不仅可以提供实时资讯,而且能够利用社交图谱实现更加个性化的信息推荐和挖掘功能。

 

谷歌宣布关闭RSS订阅服务

  以下为文章概要:

  谷歌宣布将关闭Google Reader后,在网上引发了一片“哀嚎”,很多科技媒体的编辑都不无惋惜地表达了对这款产品的留恋。但与很多同行不同,谷歌的这项决定并没有引起我太大的担忧,因为我几年前就基本停用了RSS,而且义无反顾。

  对我来说,Twitter和Prismatic等社交新闻服务不仅可以代替RSS阅读器,甚至可以提升阅读体验。但需要强调的是,这并非我不太担心谷歌这项决定的唯一原因:即使对于希望继续使用RSS的人来说,依旧有很多候选方案,例如Feedly和NewsBlur。社交新闻网站Digg也表示,他们将于今年晚些时候推出一款RSS阅读器。离线阅读服务Instapaper创始人马克·阿蒙特(Marco Arment)称,他对RSS阅读器市场的前景保持乐观。

  但对我个人而言,RSS已经不再在我的新闻消费过程中扮演主要角色。我仍然认为RSS是挖掘网络信息的重要工具,也希望Google Reader的关闭不会引发RSS的衰落。但对我来说,这种模式却缺乏一些社交互动元素。

  我也曾经使用Google Reader来阅读成百上千的博客和网站,也曾经使用Reeder和Feedly等应用来管理这些订阅,同样也曾将其导入到聚合阅读服务Flipboard和其他应用中。但我后来搜集了很多Twitter关注列表,涉及众多的话题和来源,我发现这比RSS更加高效。

  《纽约时报》编辑帕特里克·拉夫吉(Patrick Laforge)曾经指出,通过Twitter和其他服务传播的社交新闻与RSS信息之间的最大区别便是社交属性。社交需要真人的参与,这是全自动的RSS机制无法比拟的。

  从纯粹的信息角度来看,由于拥有发布、转发和评论等特定的人工参与元素,使得社交新闻承载了海量数据。我与成百上千个Twitter关注对象的关系几乎不可能量化——尽管我相信很多数据科学家都在向这个目标努力。但我对这些关注对象及其兴趣、背景或习惯的了解,以及他们在Twitter信息流中的活动,使得他们发送的Twitter消息的价值远胜于简单的RSS。

  所以,Twitter不仅擅长传播实时信息——在我看来,它在这方面的能力与RSS阅读器不分伯仲——它还尤其擅长通过人们的发送和转发为这些消息赋予更多的意味。

  正因如此,Prismatic等使用人们在Twitter等服务中的社交图谱来推荐新闻的服务,才获得了比RSS更加强大的力量——因为它们可以展示我感兴趣的内容,这也抓住了信息消费的关键。也正因如此,尽管我对Twitter爱恨交加,但却仍然非常依赖它。(思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