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互联网资讯 > 音乐下载收费带动唱片业回春引质疑
2012
11-06

音乐下载收费带动唱片业回春引质疑

  从北京的望京到和平里北街,从簋街到东直门外,从安定门到青年沟,这不是一条旅游路线,而是一个音乐爱好者为了买到一张CD丈量过的街道。走完这一趟,这位音乐爱好者第一次发现,自己与音乐的距离,竟是那么远。

  近日,北京的狄先生被歌手汪峰的一曲《北京北京》打动,于是,他想买一张收录这首歌曲的CD。

  当然,在大型图书商城,要买到狄先生需要的正版CD可能不是件难事,但在他印象中,就近找到音像店就像找饭馆一样轻松,然而他却出师不利,跑遍望京地区的各大商场都一无所获,音像店不是已经撤走,就是柜台里摆满热门影视剧的碟片。

  在望京失利后,狄先生转战和平里,无果,“大概这里不够繁华”,他想。于是,他从更繁华的簋街步行到东直门外。途中,药店、饭馆、发廊,随处可见,偏偏音像店“消失”了。几天后,他又出去搜罗,在青年沟路,终于看到标着“音像”二字的指示牌,然而这家开在内衣店里的唱片店,大门已经落锁。

  狄先生的“寻歌之旅”竟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。最终,在崇文门的一家唱片店中,他买到了店里最后一张收录了《北京北京》的CD,价格为78元。

  遍寻不见唱片店的狄先生认为,这可能是“免费下载”惹的祸。

  近日,有关音乐下载将收费的消息传出,称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,包括华纳、环球在内的几大国际唱片公司将联合国内酷狗、酷我、百度、QQ音乐等多个音乐服务网站,尝试采取音乐下载收费制度。

  免费音乐叫停,唱片业能复活吗?

  从“免费”开始,唱片业进入寒冬

  几年前,狄先生每次外出,总有小贩向他兜售盗版CD,每张收录几十首歌曲,开价10元。如今,这场景却极为少见了。

  “连盗版都销声匿迹,何况正版。”狄先生感叹。

  唱片难觅的当下,人们又是怎么听歌的?狄先生发现,年轻人听歌的方式与自己不同,他们习惯从网络上下载,只需输入歌曲名称或歌手名字,就可轻松出现多个链接,各种格式和大小的音乐一应俱全。免费、快捷的网络下载方式,让多数听众不再走进唱片店,随之而来的便是唱片店倒闭、唱片销量下滑、音乐人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,大家几乎众口一词“唱片已死”。

  红火了多年的唱片业,在2007年进入“寒冬”。在北京海蝶音乐公司总裁毕晓世看来,“唱片销量不断下滑、选秀节目出现彩铃下载业务、网络的影响,对唱片公司都是打击”。

  “从2007年开始,唱片销量以每年40%的速度在下降,当然,现在已经没那么大的幅度了,因为基数已经很小。”环球音乐的销售总监何先生介绍说,现在唱片销量能到几万张,就算一线歌手了。

  唱片卖不出去,唱片店也陆续关门。现在还坚持开唱片店的郭诚曾统计过,在2005年左右,北京的独立唱片店大概在2600家以上,此后,以每年500家的速度在减少。

  歌手阿筎那就体会过出唱片的艰辛。起初,自己创作的40多首音乐作品,无人愿意买,她便选择自己演唱。而到最关键的一步——发行,她也得自己去跑。2008年,她找到中国唱片总公司,出版了5000张CD,其中3000张由对方负责发行,自己留下500张,剩下的1500张基本都在新华书店售卖。直到2011年,阿筎那在新华书店的音像制品卖场还看到,自己的CD被摆在货架的明显位置。

  唱片卖不动,歌手只好靠商业演出赚钱。“唱片成了歌手的附属品。”何先生说。

  如今,只有两类唱片能卖出去,一类是偶像型歌手、选秀歌手的唱片,一类是古典音乐唱片。何先生介绍说:“选秀歌手在比赛过程中积累了许多粉丝,不管他的音乐是否好听,粉丝只当收藏品来买。而古典音乐发烧友对音乐的品质要求较高,他们不会买盗版。”

  唱片卖不动,唱片公司从发行环节挣不到钱,也就没有资金做音乐,长此以往,形成恶性循环。音乐变成“快餐”,那些愿意坚持自己音乐品质的人,若不遵从商业标准,往往短命,当初和阿筎那一起做“北漂”的音乐人,大都打道回府了。

  停止免费下载,唱片业能否回春

  在音乐免费下载出现前,唱片业的确有过暖春。

  “上世纪90年代,歌手杨钰莹的专辑《轻轻地告诉你》,销量超过1000万张,当然其中有不少是盗版。唱片业曾经的繁荣,从盗版的数量上就可以体现出来。”回想起流行音乐当年的盛景,毕晓世颇为感慨。

  2003年,歌手林俊杰刚出道。毕晓世和自己的团队带着林俊杰在20多个二三级城市拼命签售,他连续三张唱片的销量都过百万张。这是当时一位一线歌手的正常水平。

  “在唱片公司还能靠卖唱片盈利的时候,一张唱片卖到几十万张是正常水平。”何先生进入唱片行业超过10年,他认为,音乐免费下载无疑是唱片销量下降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  如今,当“免费音乐”这颗音乐人眼中的“毒瘤”可能要被摘除的消息传来,唱片业、网络音乐提供平台、听众,反应不一。

  酷狗音乐副总裁伍巧思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数字音乐付费下载,这是必然要经历的过程。但要看百度音乐和QQ音乐的态度,如果他们不收费,其他公司谁收费,谁就是死路一条。”此外,伍巧思也认为,内容提供方、渠道方也得沟通收费标准和模式,得拿出真正可行、规范的标准来,这标准不该偏倚大型唱片公司或网站,如此,付费下载才能真正实施。

  对于一些音乐网站即将收费的行为,音乐人小柯却持怀疑态度。但他称,若自己是音乐网站的负责人,他一定也会在当下作这样的决策。

  小柯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:“网络音乐从诞生起就免费,这只‘鸡’已经下过蛋,现在的转变是为了用另一种方式再盈利。他们在提供现有免费音乐的基础上,提供高品质的音乐下载,等于多了一块业务,并非完全拿掉免费下载,所有人都能想到它的后果。此外,这些网站曾盗用音乐,现在开始收费,是希望洗清‘原罪’。”

  小柯认为,这是“一石二鸟”之举,其后果可能是“互联网机构吃肉,国际音乐大公司喝汤,音乐人看脸色捡剩的局面”。

  小柯说:“音乐是服务于大众的,价格最关键。对普通听众而言,如果要花钱,要看花多少钱,有免费的,可能多数人会选择免费的,只有少数人愿意花钱去买高品质的音乐。”小柯认为,网络之所以能够迅速发展,就是因为它的分享精神,所以,分享是大势所趋。在这个趋势下,关键是找到一个让多方受益而并非一家独吞的商业模式。

  而音乐的终端——听众,也并不满音乐即将收费的举措。不少人表示,音乐已经免费下载多年,突然要收费,大家接受不了。对此,音乐人高晓松有同感,他认为音乐不应该由歌迷来埋单,“我坚持免费给听众听音乐。”高晓松说,“这么多年来,电视台、电台、网络一直免费拿着别人辛苦做的音乐,赚取了巨额利润,我觉得接下来应该是这些播出平台付钱。”

  要收费,先把“真实”还给音乐

  郭诚的唱片店里卖的唱片,都是按照自己的口味选择的,“很多客人都不知道我在卖什么,他们对摇滚乐、地下音乐的了解非常少,少到我都不知该如何为他们介绍、推荐唱片。许多人进店只是被各式各样的唱片封面吸引,而不是真正对音乐感兴趣。”郭诚曾经也一度喜欢听流行音乐,“因为那些歌曲里有创作者真实的生活,但现在这种‘真实’却越来越少见。”

  在阿筎那看来,现在音乐变得越来越商业化,为适应市场,不少音乐人都变成商人。她曾想请一位知名音乐人为自己写歌,定下一首歌10万元的价码,包括作词和作曲,但去面谈时,对方却变卦,10万元不包括作词,阿筎那一下心凉了,她觉得为音乐讨价还价特别没意思。

  阿筎那认为,音乐被标上价码,好的音乐愈加贫乏,许多歌手只想通过网络唱红一首歌,再去参加商演挣钱,一首歌吃十年的情况并不少见,而真正坚守音乐品质的音乐人愈来愈难得。

  伍巧思也觉得,眼下具有生命力的音乐越来越少。她认为,音乐付费下载可能是提高音乐品质的一个契机,“网络音乐收费后,唱片公司若想获利就要有高品质的音乐内容做保证,歌曲受欢迎,下载量大,收益才高。”

  除了网络上流行的“口水歌”、“神曲”,我们还能不能找到有生命力的歌曲?

  其实无论付费与否,听众只想听到打动自己的歌曲。

  作为一个音乐爱好者,狄先生欣赏靠实力唱歌的原创歌手,他喜欢像诗一样的歌曲。就像那首《无名之辈》,只是几句歌词,就让他感动:“我是个无名之辈,无足轻重,那感觉就像你鞋子上面的一片脏土。我是个无名之辈,一无是处,那感觉就象你袖子上面的一个破洞。”在音乐中,他找到了自己。这一切与钱无关。